巨額字畫不能僅憑“土雞蛋”自證清白
  街談巷議
  最近有讀者反映,河南南陽市紀委常委謝先瑩擁有諸多價值不菲的名人字畫,個別字畫市場價值甚至“高達億元”,與其收入明顯不符。對此,謝先瑩雖承認擁有近代10大書畫名家中9位的手書真跡,但強調“沒有上億,有個幾百萬就不錯了”,而對字畫來源,則表示,多是“感情投資所獲取”,如拜訪一些大書畫家時,拿些小磨香油、土雞蛋等土特產換得。此外,他還“以畫養畫”。(《法制晚報》12月30日)
  如果媒體報道的謝先瑩除了官員之外的“另一個身份”——“當代鑒藏理論家、書畫家”,完全貨真價實,那麼“謝先瑩擁有諸多價值不菲的名人字畫”情況,或許確實沒有什麼不合理、也並非不可理解。據當地書畫界人士介紹,“謝先瑩是河南省乃至全國都有名的書畫鑒賞家和收藏家”,“謝先瑩成長在書畫世家,不僅長於潑墨丹青,更精於書畫鑒藏”。
  但儘管如此,考慮到謝先瑩同時又身為“黨員領導幹部”尤其是“紀委常委”的特殊公職身份,面對人們對其手中名人字畫價值和來源的質疑,謝先瑩僅僅以“沒有上億”、“土特產換得”等寥寥數語進行回應,無疑仍顯得太過單薄。
  動輒價值數百萬上億元的名人字畫,甚至“價值連城的大師真跡”,僅憑“土特產”便“換得”,那得是多大的機緣?而除了“土特產換得”,哪些書畫又是“以畫養畫”而來,具體的“以畫養畫”交易過程又是什麼?
  官員幹部當然完全可以有書畫之類的“雅好”,也完全不妨同時兼有“書畫家,鑒藏理論家”身份頭銜,但是,為了有效規避其中可能存在的“身份衝突”、避免官員手中公權力與個人雅好之間出現糾纏不清的曖昧關係、乃至滋生各種以“雅好”為載體的濫權腐敗,官員幹部顯然又必須同時為這些雅好充分“自證清白”、排除公眾對此的“合理懷疑”,證明在迷戀這些雅好的過程中並沒有利用權力,相應的所得都是來源清白合法的。
  近年來,在許多貪腐案件中,以古董、書畫、玉石等名貴雅緻物品為載體的各種所謂“雅賄”現象十分普遍,不僅常常成為腐敗分子藉以掩人耳目的更隱秘的受賄物品,甚至進一步淪為貪官洗錢、漂白贓款的工具。如“愛玉成痴”有“資深玉石收藏家”之稱的安徽省原副省長倪發科“受賄總額中近八都是玉石,其中一次收受的和田玉就價值350萬元”,而“原鐵道部部長劉志軍收受字畫、玉石等物品近200件,價值1300餘萬元”。
  在這種“雅賄”盛行背景下,謝先瑩手中“價值不菲”甚至“高達億元”的名人字畫,究竟是純粹的“雅好”,還是變相的“雅賄”,顯然絕不是僅憑一句簡單的“土特產換得”便能輕鬆澄清釋疑。
  張貴峰  (原標題:巨額字畫不能僅憑“土雞蛋”自證清白)
創作者介紹

火影忍者

ia30iavtb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